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雯雯小栈

学会享受生活~

 
 
 

日志

 
 

略论古筝演奏延展与改革  

2010-03-03 14:24:19|  分类: 佳作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筝,是民族乐器中的瑰宝,雅俗共赏的奇葩,它源于秦而盛于唐,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正如唐代诗人吴融在《李周弹筝歌》的描述,"五音六律皆生之,就中十三弦最美妙"。筝,这件古老的乐器,以清丽柔和优美悦耳的音色,清韵迷人丰采多姿的表现,赢得了海内外的众多知音。古筝在其漫长的演变发展过程中,无论是外观构造和技法,都有了很大的改革和创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和演奏体系。

  

  一、古代演奏方法

  

  “筝”一词最早见于司马迁的《史记》中《李斯·谏逐客书》"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真秦之声也。"可见春秋战国之际,筝已在秦地广泛流传。实际上,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筝的流传范围也扩大到河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四川、贵州、云南和内蒙古等地。伴随着筝的流传与普及,这件乐器本身也得到不断地发展完善。从最开始的五弦,经九弦的过渡,到战国末期发展成十二弦。十二弦筝在形制外观和音乐表现上可能都已相当成熟,所以稳定地流传了八百多年。最早的古筝演奏技巧是很简单的,两手分工极为明确,右手弹奏,左手以韵补声,曲调也极为简单,基本上是慢节奏单音调。随着时间 的推移,古筝曲目难度越来越大,弹奏技巧越来越复杂,表现力越来越强,表现内容越来越丰富,经历了从单手简单弹奏到双手复杂弹奏,从简单弹拨按技巧到复杂颤拨推揉技巧的发展过程。到了唐代,筝的发展进入了鼎盛时期,发展到了十三弦,不仅应用广泛,而且在弹奏技法与指法上,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从唐代的一百二十首筝诗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指法有掩、抑、按、抽、拨、打、拍、遏、撮、拂、抚、挑、捻、推、弹、回旋等十八种之多。从而极大地提高了筝的表现能力与艺术效果。如白居易的诗作《筝》:"慢弹回断雁,急凑转飞蓬。"吴融的《李周弹筝歌》:"有时上苑繁花发,有时太液秋波阔"。到了元明之际,筝在弦制和表演方式上都有极大的发展,出现了十四弦筝和十五弦筝。在表现形式上,元代又出现了两面筝对弹的表演程式。元代著名诗人杨维桢的诗《春夜乐》,便提到"双筝对弹"的表演:"双筝语凤凰柱,弹得新声奉恩主"。"双筝对弹"丰富了筝的表现力。到了清末,筝又增加了一跟弦,发展成十六弦筝,一直沿用至今。

  

  二、筝传统演奏技法的发展

  

  随着历史的推移和时代的变迁,古筝艺术不断地发展、演变。古筝的演奏技法,在一代代的弹筝人的传承和创造中,在古代演奏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和提高。它已不仅仅局限于古代以大、食指弹奏为主,左手为辅的演奏方式,而是以琴码为界,分为左右两个演奏区域,这在传统筝曲中定位十分明显,并由此发展了两套不同的演奏技法,这两套技法各有侧重,分工不同。

  (一)传统的右手技法:

  以弹弦为主,其基本任务是取音,是筝发音的动力源。用大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四指弹弦发音,控制节奏和音的强弱变化。

  1、右手单指技法

  这是筝演奏中使用最频繁、最基本的技法。它包括参加弹奏手指的内外方向弹法。主要有:"托""劈"(大指),"抹""挑"(食指),"勾""剔"(中指),"打""摘"(无名指)。除此之外,还有"连托"、"连抹"、"连劈"、"连勾"、"连剔"等技法。

  2、右手组合技法

  主要有以下几种:"大撮"(大指托和中指勾同时弹奏一个八度的音),"小撮"(大指托和食指抹在两根弦上同时相对拨弦),"四点"(以勾托抹托为框架在一个八度内来演奏)。 3、右手其它指法

  花指:也称拂音,通常是用右手大指快速连托而成,传统称为"加花奏法"。刮奏:左右手用连托、连勾、连抹等指法在琴码的右侧或左侧弦面上作上行、下行音阶刮奏,也称"历音"。刮奏手法大大丰富了古筝的表现力,是筝演奏中最富有特色的技法之一。琶音:用无名、中、食、大指由下而上或由上而下顺序拨奏。也有仅用大、中、食三指拨弦的。有时单手,有时双手配合演奏。持续音:作为弹拨乐器的筝,以"点"的发音形式出现,其长音就是依靠某种技法的持续演奏,形成连续、密集的点来构成。在传统筝曲中,主要指一根弦上快速托劈的摇指。

  (二) 传统的左手技法:

  借助腕部力量,用食、中指尖或食、中、无名指尖在琴码左侧的弦段上(距琴码约十六公分左右)按弦,控制弦音的变化,增加乐曲的色彩变化。一般有以下几种:颤音,也就是揉弦。指右手弹奏一音后,左手在筝码左侧同一弦上进行不同幅度,频率的抖动,使音产生不同的波动效果。常见的有:"轻颤"、"重颤"、"小颤"、"持续颤"、"节奏颤"等。滑音:它在筝的演奏中极为重要,以韵补声的特点使音乐更加委婉柔美,是传统筝曲中区别风格流派的手法之一。主要有上滑音和下滑音之分。按音:古筝是五声音阶定弦,而要获得五声音阶以外的音,就只有通过按音来获得。如mi经过按弦变成fa和升fs,la音经过按弦变为si或降si音。除了以上几种主要指法外,左手还有柱音、泛音、打音、柱泛音等。

  以上这些技法,都是传统筝曲中共有的基本技法。至此,我们可以获得传统筝演奏技法的基本定位,即右手以取音为主,左手以润饰为主。这种"音"、"韵"结合的传统技法,使得多音并置和五声音阶排列的筝,在表现传统筝曲时得心应手。但由于各地的风土、自然、语言、习惯及其他民间音乐艺术相互融合,不同地区的传统筝曲就会呈现不同的风格色彩和演奏技法,也就逐渐形成有一定影响力的风格流派。如:山东筝、河南筝、客家筝、潮州筝、福建筝、陕西筝等。各派虽风格多样,各不相同,但都是以传统筝为基础的,在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三)手指间技法的发展不平衡:


  古人弹筝把小指列为“禁指”,意思是弹筝时不能使用小指。而古筝技法流传到今天,现代筝的演奏者仍没有重视对小指的启用,小指一直处于辅助性的地位,如大指摇指时,小指扎桩作为支撑点,起到平衡手指的作用,或者偶尔用于拨弦,小指始终没有正式地参与弹奏的行列,而成为“闲指”。我一直考虑,小指在钢琴、提琴、琵琶、二胡等乐器演奏中所起的作用与其它手指同等重要,为什么在古筝演奏中不能使用呢? “快速指序”出现之前,无名指除了在“琶音”中使用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用武之地”,而“快速指序”出现以后,无名指的使用率大大提高了,与中指、食指、大指几乎占据了同等重要的地位。《情景三章》(徐晓琳作曲) 中“四指轮”出现之后,无名指在演奏中所起的作用就更加重要了。由此可见,任何一个手指都能起到自己独特的作用,小指也不例外。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创建一种小指能够用得上的技法呢?比如说:在“快速指序”的基础上增加对小指的使用,使之成为五个手指并用的“快速指序”,即在“四指轮”的基础上增加小指的弹奏。这样,当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轮奏时,大指可以弹奏另一声部的旋律。这些做法是否可以呢?事实证明这是完全可以的:在我创作的《双江舞曲》结尾段落中即采用了“五指轮”的技巧,效果很好,目前我正在尝试的“五指快速指序”也已初见成效。当然,小指的技法还不只限于此。也许有人会说:小指又短又小,根本无法使用。那么大指比小指还短,可是在古等弹奏中,它的作用比任何手指都重要,用途也很广泛。大指与其它手指的有机配合,形成了古筝丰富多彩的弹奏技巧。实践证明,手指并非因为短小就无用,而是长期以来人们形成的某些习惯造成的偏见,导致了五个手指的不平衡。任何技法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我相信只要坚持练习,就一定能开发出小指的灵活性,使它与其它四个手指一样,在演奏中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二、左右手技法发展的不平衡


  大家都知道,钢琴素有“西洋乐器之王”的美称。在钢琴演奏中左右手的技法几乎没有分别,也就是说,双手的技巧难度基本相同。这因为钢琴演奏者在初学钢琴时就双手同时训练。但是,古筝演奏者在初学时只训练右手弹奏的基本功,左手只做吟、揉、滑、颤的练习,这样一来便造成了左右手的技法发展不平衡。有些演奏者,在弹奏右手技法时表现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而左手的弹奏,就不如右手那样自如了,一旦遇到左手弹奏时,演奏速度也明显下降,这便是古筝演奏中历来把弹奏技法重点放在右手而忽略对左手弹奏能力训练的结果。


  当然,左手在演奏中也有其不可缺少的作用,传统乐曲中的“以韵补声”就是靠左手在琴码左侧以吟、揉、滑、颤等技法表现出来的,这正是古筝比其它乐器更具魅力之所在,就连“乐器之王——钢琴”也不具备古筝这一所长,古筝的优势可谓得天独厚。然而,这一优势又使古筝的技法发展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开发左手的使用,使左手的弹奏如同右手的弹奏一样,能够灵活自如地完成快速高难度的弹奏技巧,成为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首先,在古筝的教学与训练中必须要求左右手同时进行训练,也就是右手能弹奏的技法,左手也必须能弹奏,并且在速度、力度以及熟练程度上有一定的要求。我在创作《双江舞曲》时采用了左手摇指,当时曾有人说:“左手摇指”违反了人体的生理常规,不可能有所发展。但我认为人人都有两只手,右手能干的事情左手一定也能干,根本不存在违反生理常规的道理,只不过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人们习惯了用右手工作,而忽略了左手的潜在能力。实践证明,通过对《双江舞曲》的创作和演奏“, 左手摇指”是完全可以成立的,并且它对增强乐曲的气氛和演奏复调音乐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其次,左手的“以韵补声”的特点,不仅应该保持,而且应该发扬,不能因为重视弹奏技巧就丢掉原有的特点,忽视了古筝演奏的韵味。

技法是古筝演奏的基础


  古筝本身就是一种以音响效果命名的弹拨乐器,其清越高洁的音色、音质必须靠演奏者运用技法来实现,即演奏者对指法的编排、技巧的处理和音色、音准、力度的选择。如何掌握技法的要领,是每个演奏者首先要解决的基本问题。


  古筝演奏的技法源远流长,复杂多样,经历了从单手的简单弹奏到双手的复杂弹奏,从简单的弹拨按弦到复杂的按、颤、揉、推等技巧的发展过程,且传统技法和现代技法各有特色。传统技法是用右手弹拨筝弦演奏旋律,左手在码外弦段上以按、颤、揉、推等技法装饰旋律,即右手弹弦、左手按弦。而左手的吟揉滑按,以韵补声,是传统技法的主要特色所在。“名指扎桩四指悬,勾摇剔套轻弄弦,须知左手无别法,按颤揉推自悠然。”这首流传民间甚广的弹筝诗,正是传统技法的如实写照。现代技法是在广泛借鉴和吸取其他乐器的演奏技巧基础上发展的,如指序弹法、双手轮指、双手摇指、敲击琴弦琴板等,使古筝的表现力有了突破性进展。其中指序弹法根据旋律进行的规律来安排用指的顺序,专门用于弹奏特殊音列和快速多变的旋律。按照指序弹法的要求,弹弦的手指不再局限于右手的大、中、食三指,而是双手的十个手指,强调手指的功能和独立性,给现代筝曲的表现赋予了新的意义。当今变化多端的演奏技法,极大地丰富了古筝的表现力,无论是如泣如诉的乐曲,还是慷慨激昂的乐曲,都可以表现得淋漓尽致。所谓“轻拂宛如行云流水,重扫势若山崩海啸”,正是当今筝乐演奏的生动反映。随着古筝曲目题材日益广泛,演奏技法将会进一步完善创新,筝曲的表现手段将会更加丰富。


  古筝演奏是一门对技法要求很高的表演艺术。弹奏筝曲必须靠扎实过硬的技法来支撑,必须经过多年持之以恒的技法训练,才有可能表演出完美的筝曲。特别是一些现代筝曲对技法的要求非常高,如《彝族舞曲》要求轮指像摇指那样密集均匀,《云岭音画》要求双手轮指、双手摇指交替并用等,没有扎实过硬的技法是无法完成演奏的。对于古筝演奏者来说,在当今筝曲曲目丰富多彩、演奏技法日新月异的情况下,掌握科学的指法处理方法和相应的技巧是相当重要的。只有良好的技法,才能灵巧自如地演奏韵味独特的传统筝曲和技巧复杂的现代筝曲,才能恰到好处地体现原曲原貌。技法越是纯熟,动作越是自如,演奏也就越能达到较高的艺术境界。所以说,演奏者掌握正确的技法要领,是筝曲表现完美的一个重要前提。



  世界著名的小提琴之王帕格尼尼以他卓绝的演奏技巧闻名于世。在当时,他的演奏技巧不被人所理解,甚至被教皇反对,误以为是魔力所致,被称为“魔鬼的杰作”。而现在,演奏帕格尼尼的作品已成为每个小提琴演奏者必须具备的能力。50年代以来,古筝演奏技法的发展也十分迅速。从《庆丰年》(赵玉斋作曲) 中第一次简单运用左手弹奏到《黔中赋》(徐晓琳作曲) 中左手复杂琶音的演奏,短短几十年中,古筝技法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在这之前的两千多年。70 年代,风靡一时的《战台风》中,那高难度的扫摇曾使多少人“望而生畏” ; 《井冈山上太阳红》和《打虎上山》也曾使许多弹奏者因速度达不到要求而苦恼。现在,这些都已成为古筝常见演奏技法中的一部分了。由此可见,没有什么技法是高深莫测的,只不过刚刚接触不习惯而已。而古筝艺术也正是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艰难的实践中不断发展的。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左手与右手相同的弹奏能力也会成为古筝教学中最基础的要求。


  三、近现代筝演奏技法的创新与多元化

  

  近代以来,随着筝专业教育的发展,新的筝专业人才的不断涌现;各专业团体的频繁演出,民间的传统的筝曲整理,出版;古筝界专业人士学术研讨和各流派地域间的相互交流等,使古筝艺术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古筝新技法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赵玉斋先生创作了《庆丰年》。在这首乐曲中首先使用一连串的和弦,大胆使用双手交替弹奏,打破了单手弹奏古筝的局面,使双手弹奏技法得到推广和运用。在《庆丰年》问世后,大量作品中都使用双手弹奏的新技法。在原有指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和丰富,是古筝近现代乐曲的指法运用中最突出的手段之一,其中,摇指的变化最为明显。从传统乐曲的食指摇,到大指扎桩摇(在大指摇奏时,把小指落在前梁的穿弦孔附近以做支撑),再到省去支点的悬腕摇;从1957年尹其颖的《瑶族舞曲》中的摇指片断到王巽之的《将军令》中大段的摇指,为以后创新的"扫摇"、"扣摇"等技法奠定了基础。1965年王昌元创作了"里程碑"式的作品《战台风》,乐曲中大量使用和弦撮奏,左手在琴码无音高处刮奏,并运用了快四点,双抹、扫摇、等新技法,把古筝的技法推向一个新的高度。70年代又相继出现了张燕的《草原英雄小姐妹》等双手快速弹奏的曲目。同时,赵曼琴老师创造了新的指序弹法,改变了以往的指序习惯,运用惯性原理,较好地解决了古筝演奏快速乐曲较为困难的局面,在他改编的《井冈山上太阳红》,《打虎上山》等作品中,运用了快速指序弹法,这种弹法使筝的音色,力度速度都有突破性的提高。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古筝界吸引了一批专业作曲家参与创作并涌现出一批好作品。如王建民的《幻想曲》、《长相思》、《莲花谣》,徐晓林的《依秋》、《黔中赋》、何占豪的《临安遗恨》等。这些作曲家大胆地打破了原有的定弦方法,加强了古筝的演奏技法,运用了很多和声,复调等写作技巧。采用西方近现代技法与本民族传统音乐相结合的一种新的创作思路,促进了古筝演奏家在演奏技巧方面的飞速进步。以王中山为代表的现代筝派,开创和发展了许多新的技法。如:左手摇、轮指(即大指、食指、中指、无名指依次在同一弦上做快速演奏使音连续不断);多指摇,(即大指、食指、中指或无名指同时摇奏不同的弦位,形成多声部音响色彩)。

  从《庆丰年》赵玉斋老师第一次简单运用左手弹奏技法,再到《云岭音画》王中山老师左手复杂琶音和左手轮,左手摇等高难度演奏。短短数十年间,古筝技法的发展速度,已远远超过了在这之前的两千多年。突破传统的创新,使古筝这一古老的乐器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为丰富古筝的表现力开辟了新的道路。让我们共同繁荣振兴民乐事业,发扬光大我们的优秀文化传统。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